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语无言的博客

-------------------感悟人生风雨,留下岁月印迹

 
 
 

日志

 
 

柿子红了  

2007-10-31 22:26:3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柿子红了

         每当看到深秋一堆堆火红的柿子,我总会想起故乡门前的那棵老柿树,还有它满树累累的果实。
       小时候,为了生计,父亲栽种了很多果树,杏树、桃树、梨树、苹果,但我从未问及过这棵柿树是哪位先人的遗作,更无从知道它的年龄。黑黢黢的树干,皴裂翻卷着的树皮,枝杈肆意地伸展着,或毫无章法地指向天空,或低低垂垂地触及地面。春天,杏花才谢,桃花又开;桃花落了,梨花又白,无限春光,满院芬芳,朴素的生活因此也增添了许多鲜亮的色彩,但时值今日我也不曾见过柿子花的模样,熟悉的只是它那油亮的叶子和会由绿转黄,由黄变红的果子。 
       那时候,虽有柿树,但我却很少能吃到柿子,或许是因为只有一株,结果太少,或许是为了我们姐弟的学费,而全被父亲卖掉。偶尔留下几枚,还要放进箩筐,晾到房顶上,等到年关时才能分到一个。小心地捧在手上,轻轻地咬破柿皮,细细地吸吮着带有冰渣的液汁,慢慢挤出里面的“柿核”,滑溜溜地那份清凉的甜蜜会一直流到心里。之后,我们还把柿皮吃掉,因为早已熟透,没有一点儿涩感,最后把剩下的柿蒂按在墙上,留下童年那段最美好的回忆。 
      后来,姐姐出嫁了,两个哥哥也陆续毕业且已都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寒假回家,母亲都会拿出几枚柿子,说是父亲特意留给我的。抬眼望去,透过箩筐的缝隙,我总会猜想:柿子一定又丰收了...... 
      终天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原有的杏树、梨树、桃树都不见了踪影,只有那棵老柿树孤零零地长在门前。父亲说,因为它也算是祖上的遗物,况且长势很好,而别的水果现已不值钱,再说我们都长大了.......满树的柿子不需再卖,而是全都晾好,等我们过年回家再吃。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回家的次数却越来越少。 
       两年之后又回故土,再看一眼门前的那棵柿树,我才蓦然发现它那些枝枝干干大部分都已死去,只留下一根碗口粗的树枝淋浴着细细的秋雨,舒展着油亮的叶子,已经泛黄的柿子挂满枝头,沉沉地垂向地面。父亲说:过年还回来吧,那时候就能吃上熟透的柿子了。是啊,过年吃柿子,曾是我儿时心中的一种期待与奢望,我也曾无数次幻想父亲能够把满树的柿子都留给我们。晃然间,我们都已长大,而双亲和那棵柿树却渐渐老去。如今,父母把满树的柿子都留给了我,而我却把另一种无尽的期待与奢望长久地留给了他们....... 
       回城的日子,母亲搬出一筐已经“煞”过涩的柿子让我带走,父亲在一旁说:多带些,也许明年再回来就吃不着了。我的心凄凄地,甚至不敢去看父母那充满眷恋与失望的眼神,最终我只带走了六枚。我知道,我能够带走满筐的柿子,但我却载不动太多的亲情。 
       时下,行走在街头,一堆堆成熟的柿子总会扑面而来,似团团火焰燃烧在我的心里。我多么渴望年年都能够看到门前的那棵老柿树,还有它那累累的果实啊。又值深秋,家乡的柿子早该红透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