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语无言的博客

-------------------感悟人生风雨,留下岁月印迹

 
 
 

日志

 
 

电视连续剧<大宅院的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2010-02-02 22:18:12|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集
        开钱庄的白老太爷遭土匪绑架后被当地有势力的林家斡旋获救。白老太爷带着15岁的白子义到林家谢恩,被迫答应林老太爷要白子义娶大他八岁的林家长女林燕娇为妻的无理要求并立下契约:如果林燕娇不能生养,白子义无权自己择偶,要由林燕娇作主为其择选,生下的儿子都要归到林燕娇的名下抚养。为答谢林家的救命之恩,白家无奈地服从了林家的苛刻条件。林嫁进白家十几年,果然没能为白家生得一男半女,为稳固在白家的地位,她为白子义娶了远房表妹余梅兰做二房。余梅兰嫁入白家前一天,白老太爷去世,临死前叮嘱儿子一定要为白家生个儿子延续香火。
 

 第二集
        自小娇生惯养的余梅兰嫁入白家后无法忍受林燕娇定下的诸多家规,她凭借白老爷对她的宠爱根本不听大太太林燕娇的管教。林燕娇的贴身丫头香菱对余梅兰心存妒忌,对她百般刁难,而任性刁蛮的余梅兰认为自己是二姨太哪肯服气,与香菱争吵不断。一天,家仆钱贵惊慌失措的跑来报告:白老太爷的尸首不见了!全家大惊,白老爷猜测是林燕娇从中做的手脚,林燕娇却拒不承认。白老爷新婚刚回钱庄,林燕娇就把不守家矩的余梅兰绑到放老太爷尸首的老房子让她反省,半夜老房子里传出老太爷声音,要求余梅兰在白家一切服从林燕娇,遵守家规,余梅兰被吓晕。

        第三集
        受到惊吓的余梅兰再也不敢违反白家的家规,对大太太林燕娇言听计从,整日在大太太林跟前乖乖服侍。白老爷从钱庄回来,二姨太余梅兰一肚子委屈准备向白老爷倾诉,不料此时余家的丫头云彩儿来到白家,告知余太太生病想念女儿,请求二姨太余回家看望母亲,林燕娇正合心意。二姨太余梅兰在回娘家途中突然改变主意,掉头返回白家来到白老爷面前诉说自己多日来所受的委屈,并告诉白老爷在老房子见到了白老太爷。白老爷向大太太林燕娇寻问有无此事,林燕娇得知大怒,拉着白老爷一起到老房子验证,她让看守老房子的花工哑巴证实没有见到老太爷。

         第四集
        大太太林燕娇把自己的弟弟林望兴安排在白家钱庄做事,林望兴却背着白老爷把钱借给放印子钱的王胖子,王到期未还,林望兴警告钱庄老人李掌柜在白老爷面前隐瞒此事。二姨太余梅兰嫁进白家不久便怀孕,大太太林燕娇高兴万分,对二姨太余梅兰不再刁难。余的怀孕令一直梦想做姨太的香菱更加怀恨在心,她半夜扮鬼吓唬余,余再次受到惊吓昏过去。林燕娇派钱贵守在余梅兰门前查清闹鬼的真假,钱贵发现装神弄鬼的人就是自己一直喜爱的香菱,于是决定替香菱瞒下此事。不想林燕娇很快便得知事情真相,钱贵和香菱的欺瞒令她恼羞成怒,对二人大加训斥。

        第五集
        白老爷回到大院,林燕娇叮嘱钱贵香菱二人在老爷面前不许再提闹鬼之事,同时以二姨太余梅兰怀孕为由,把白老爷从余梅兰身边支开,以免余梅兰在老爷面前告状。委屈的余梅兰还是找到机会告知了白老爷大院闹鬼的事,白老爷生气的询问大太太林燕娇,林坚决否认此事,白老爷又暗中询问佣人赵妈,也没有得到证实,于是白老爷对二姨太余梅兰的话半信半疑。几个月后,余梅兰即将临盆,林燕娇让钱贵找来他的表姑婆元妈为余梅兰接生。白老爷和林燕娇满怀喜悦地翘首企盼儿子降生,在急切等待几个时辰后孩子终于出生,不想元妈却从产房内抱出了一个怪胎。

         第六集
         二姨太余梅兰生的怪胎令白家蒙羞,幸灾乐祸的香菱对余梅兰更加地嘲笑挖苦。可怜的余只能整天以泪洗面。香菱对白老爷爱慕已久,她借此机会在林燕娇面前表忠心,恳请大太太林燕娇让自己嫁给白老爷做三姨太,并发誓一定会为白家生下男孩。林燕娇痛斥香菱,让她尽早放弃白日做梦的想法,失望的香菱仍然不肯死心。不久二姨太余梅兰再次怀孕,但沈大夫诊断二姨太余梅兰这次怀的是女孩,失望的大太太林燕娇到庙里许愿求签,和尚告知林燕娇如按照字签上的指引才能使白家有后。大太太林指令钱贵照着字签上的指示找到这个能为白家延续香火的女人。

 第七集
        家仆钱贵按照字签的指引一路走访,终于找到了完全符合条件的女人,巧的是这个女人居然就是余家的丫头云彩儿。大太太林燕娇认为这是天意,她专程上门来到余家说服余家二老把云彩儿嫁给白老爷做三姨太。回府后她吩咐赵妈暗中收拾客房,为迎娶三姨太做准备,为了不走漏风声,她叮嘱赵妈不要让大院其他人知道此事。她悄悄地选了个良辰吉日不动声色的连夜把云彩儿领进了白家。二姨太余梅兰却完全被蒙在鼓里。狡猾的香菱觉察到白家娶进了三姨太,她故意将这事透露给余梅兰,以达到挑拨是非的目的,余梅兰半信半疑,找到白老爷要他为自己做主。

         第八集
         白老爷得知大太太林燕娇为自己娶三姨太的事情属实,气愤的他坚持让林燕娇把娶进门的三姨太送回余家,林燕娇告知白老爷这是天意,并说服白老爷要他见过人后再做定夺。当白老爷见到新娶的三姨太时,方才知道此女正是自己十分中意的云彩儿。余梅兰在房中苦苦等待白老爷一夜不见人影,便一早来到客厅寻找白老爷,当她发现自己家的丫头云彩儿竟然成了新娶进门的三姨太时,气愤的她便对云彩儿和白老爷大打出手不依不饶。为了安抚伤心怀孕的余梅兰,白老爷答应等她生下儿子就把她带到城里去单住。善良的云彩儿一再哄劝白老爷到余梅兰房里过夜。

         第九集
         白老爷回城走后,三姨太云彩儿来到二姨太余梅兰房中向她讲述了自己嫁进白家的经过,余梅兰也把自己在白家受的苦向云彩儿诉说,两人抱头痛哭,余梅兰让云彩儿今后一定要听从自己的使唤。大太太林燕娇担心她俩结成一伙,于是她要云彩儿每日跟着自己到佛堂念经。一心想做姨太太的香菱看着丫头云彩儿做了三姨太更加嫉恨,她使尽法子刁难云彩儿,云默默忍受。不久云彩儿怀孕,大夫诊断仍是女儿,失望的林燕娇和一直藏在白家大院中的神秘人商量对策。李掌柜把林望兴背着白老爷借钱给王胖子的事告诉了白老爷,白老爷请李掌柜帮自己提防林望兴。

         第十集
         大太太林燕娇让元妈到乡下打听近期是否有刚生儿子的人家,她说自己要认个干儿子,元妈按照林燕娇的指意专程去到乡下寻到了满意的人家,林燕娇拿到元妈交给她的地址后告元妈不要再插手此事。二姨太余梅兰即将生子,林燕娇警告元妈无论此次余梅兰生男生女都一律说是男孩,元妈迷惑不解。夜晚,余梅兰生下女儿,元妈被迫只能按照林的叮嘱说生下的是个男孩,林燕娇把余生下的孩子抱到老房子,把余的孩子和神秘人找来的男孩对换,她交待神秘人立即把余的孩子处理掉。元妈觉出事情蹊跷,一路跟踪神秘人看到他把孩子活埋,元妈趁他离开后救出孩子。

         第十一集
         元妈胆战心惊地抱着孩子找到钱贵,她不敢告知钱贵事情原委,请求钱贵赶紧尽快地把孩子连夜送出白家。钱贵抱着孩子连夜赶路来到寺庙,他将孩子放在寺庙门口看到和尚抱着孩子进了寺庙后才离开。仁慈的老和尚为孩子取名为云端儿。白老爷得知余梅兰为白家生了儿子激动万分,大摆喜筵宴请族人,他给孩子取名旺儿。心虚的大太太林燕娇为防止元妈走漏风声在元妈的酒中下毒,令元妈失声。元妈心知肚明有苦难言。老谋深算的林燕娇假装仁慈请来吴大夫为元妈治病,吴大夫诊断元妈服药后便可发声并无大碍,林燕娇又趁人不备再次在元妈的药中做了手脚。

        第十二集
        元妈病情加重,大太太林燕娇前来探望,她仁慈地表示愿意为元妈养老送终,并暗示元妈不能离开大院。元妈喝药后病情未见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她意识到药有问题。元妈惦记着二姨太余梅兰生的孩子,催促钱贵到庙里打听孩子的下落。余老爷和余太太去寺庙烧香,二十多年前他俩曾在庙里收养了云彩儿,今得知庙里又捡到一名女婴,善良的夫妻俩再次收养了云端儿,而他俩怎么也想不到云端儿就是自己的外孙女。林燕娇要按老规矩把旺儿过继到自己名下抚养,并决定让孩子称呼自己妈,称呼余梅兰二妈,余坚决反对,二人争执不下,白老爷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第十三集
        在云彩儿的建议下,白老爷想到让旺儿按先后顺序称呼几个太太比较合适,但余梅兰仍吵闹着不肯答应,白老爷渐渐对二姨太余梅兰的任性失去耐性,越发感觉到三姨太云彩儿心地善良且善解人意。为平息家中女人间的矛盾,白老爷和大太太林燕娇商量能不能把二姨太余梅兰带去城里住,林燕娇觉得这样也好,余梅兰的无理取闹搞得大院整日不得安宁,老爷带她进城大院就清静了。林望兴到林燕娇面前抱怨白老爷对自己不信任,撺掇姐姐想法子把白家的钱转移出来,林燕娇告诫弟弟不可操之过急。林望兴在饭厅见到二姨太余梅兰,对余眉来眼去令林燕娇不满。

         第十四集
        香菱在大太太林燕娇门前无意中撞听到林燕娇与神秘人的约会,她误以为神秘人是钱贵,经常对钱贵冷嘲热讽,令钱贵感到莫名其妙。常常使坏的香菱故意把井边弄湿,致使三姨太云彩儿到井边洗衣服时滑倒早产生下一个女儿。二姨太余梅兰进了城后仍是不改以往的刁蛮任性,有事无事地与白老爷吵闹,白老爷忍无可忍扔她一人在城里,自己回到大院找三姨太云彩儿寻求安慰。寂寞的余梅兰跑到钱庄找白老爷没人,就逼迫李掌柜把白老爷找回来,好色的林望兴借此机会带余梅兰出去吃饭,他出主意要余回娘家躲起来。余回到娘家看到父母收养的云端儿大发脾气。

         第十五集
         大太太林燕娇三番五次地让白老爷放心地把钱庄交给弟弟林望兴管理,白老爷心里非常清楚林燕娇的用意便常找借口推脱。二姨太余梅兰回到大院要抢回旺儿自己抚养,与大太太林燕娇大闹一场后回到城里。为寻找余梅兰专程返回城的白老爷得知余梅兰又回大院胡闹,一气之下离家来到钱庄过夜。失去宠爱的余梅兰跑去找林望兴哭诉,要林帮她出主意想办法,林帮她想出坏招让余梅兰把云彩儿的女儿玉儿抢过来带到城里来养,此招正中余的下怀。好色的林望兴一直对余梅兰有非分之想,吃饭时连哄带骗的故意灌醉她,之后把喝醉了的余梅兰哄骗到旅馆与她同房。

         第十六集
         老谋深算的大太太林燕娇为了息事宁人,同意二姨太余梅兰把玉儿过继到她的名下,但条件是要余梅兰返回大院住,三姨太云彩儿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地做了玉儿的奶妈。林燕娇把白老爷在城里为余梅兰找的丫头张文君接回来伺候玉儿。余家太太病重,云彩儿急忙赶回家看望余太太,当她见到与自己同样身世的云端儿时又怜又爱。因余太太病重已无力抚养云端儿,云彩儿主动地要求把云端儿带回白家亲自喂养。惦记着余梅兰的林望兴又来白家,心中有愧的余梅兰见到林望兴十分紧张。林半夜闯进余的房间被神秘人看到告诉林燕娇,林警告弟弟不许打余的主意。

         第十七集
         云彩儿把从余家带回大院的云端儿藏在自己房间不敢声张,香菱发现后立刻禀报了大太太林燕娇,林燕娇坚决反对云彩儿收养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让她立即送回余家。白老爷回来得知二姨太余梅兰抢走了三姨太的玉儿,气得病倒在床,他答应云彩儿可以留下云端儿,林燕娇却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坚决反对。元妈意外地从云端儿身上的胎记辨认出她就是余梅兰的亲生女儿,她恳切请求林燕娇留下女婴云端儿,林因担心元妈换子之事败露只好勉强答应了元妈的请求。云彩儿让钱贵悄悄地带元妈找吴大夫治疗嗓子,元妈叮嘱钱贵不要把自己偷偷治病的事告诉林燕娇。

         第十八集
         白老爷对玉儿和云端儿都十分喜爱,经常哄两孩子玩,大太太林燕娇非常不满,她提醒白老爷旺儿才是他们白家的根,白老爷这才想起来去看望旺儿,而每次白老爷一靠近旺儿他就大哭不止,这事令白老爷感到非常奇怪。不务正业整日吃喝玩乐的林望兴打算再次瞒着白老爷贷款给王胖子,他们俩人私下更换了贷款帐号,细心负责的李掌柜却坚决不肯把款打到林望兴给的帐号,林望兴对李掌柜怀恨在心,找机会对李拳脚相加后还在白老爷面前恶人先告状,他污陷李掌柜不肯贷款动手打他,明白事理的白老爷假意地安抚林望兴,有意给林望兴制造假像辞退了李掌柜。

第十九集
        三姨太云彩儿又怀孕了,大太太林燕娇要云彩儿立即把收养的云端儿送回余家静心养胎。云彩儿只好忍痛放弃抚养云端儿。钱贵和香菱抱着云端儿来到余家门前,正好看到余家在为去世的余太太办丧事,两人只能又把孩子抱回了大院。大太太林燕娇知情后并未发善心留下云端儿而是决定要将孩子送人,元妈知道后情急之下对云彩儿说出了云端儿的真实身世和林燕娇对换孩子的来龙去脉,她苦苦请求云彩儿一定要救救苦命的云端儿。云彩儿为救孩子想出一计,她装做撞了邪在林燕娇面前大哭大闹地说是林燕娇害死了云端儿。林做贼心虚只好把孩子还给了云彩儿。

         第二十集
          二姨太余梅兰整日的无理取闹令白家大院鸡犬不宁,林燕娇提议让白老爷休了余梅兰。香菱偷听到后幸灾乐祸,立刻跑去二姨太房间告知余梅兰白老爷要休掉她的消息,气急败坏的余梅兰以虐待玉儿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气,丫头张文君在一旁拼死阻拦。生性柔弱的张文君受不了余梅兰的狂燥无情,每天眼睁睁地看着余梅兰折磨玉儿非常的痛苦,她想逃离大院被钱贵阻拦。元妈在吴大夫的治疗下嗓子恢复,但却不敢让林燕娇知道。林望兴又给余梅兰出坏招让她想办法让云彩儿堕胎,余溜到厨房趁赵妈不备在云彩儿的药中下毒,结果却错投放在治疗旺儿感冒的药中。

 

第二十一集
       奶妈抱着中毒的旺儿大喊救命,余梅兰惊慌地上前抱着已死的旺儿方知是自己投错毒害死了旺儿,她极度惊慌悲伤害怕。香菱告诉余梅兰白老爷要为旺儿验尸,余梅兰非常害怕暴露实情,于是装疯以掩盖自己的罪行。林燕娇要白老爷把余梅兰休掉送回余家,心地善良的白老爷还是不忍心让余家雪上加霜。大夫查出给旺儿的药渣中有堕胎药的成分,林燕娇经过分析认定一定是余梅兰投的毒,她把余梅兰叫到佛堂前审问,余知道掩盖不住只得老实承认,请求得到林的原谅。嫉火中烧的余梅兰为自己没能害成云彩儿堕胎忿恨不已,跑到云彩儿房间大吵大闹,云不明究竟。

         第二十二集
         经过多天的思考,白老爷写好休书下决心休掉余梅兰,此时的林燕娇却认为白老爷现在要休掉余的做法是云彩儿在背后挑唆所为。云彩儿着急的把捡到的休书交给林燕娇,请求她在老爷面前为余梅兰说情,此举却反遭林燕娇的痛斥。云彩儿满腹委屈只能向元妈痛哭诉说。爱挑事的香菱又在余梅兰面前诬告白老爷写的休书在云彩儿那里,余梅兰恼羞成怒,她来到三姨太的房间逼迫云彩儿交出休书,俩人在拉扯打斗中云彩儿倒地流产。白老爷在茶楼秘密会见李掌柜,原来他们只是在林望兴面前上演苦肉计,实际上他们俩人早已秘密地转移资金另外建起了新的钱庄。

         第二十三集
         余梅兰自从被林望兴骗到旅馆与林发生关系后,一直没再敢与林望兴来往,一段时间后,余梅兰发现自己怀上了林望兴的孩子,她惊慌失措地找到林望兴要他帮忙想想解决的办法。林望兴知道这事非同小可,他紧张地跪求姐姐,希望得到姐姐的帮助以度过这道难关。林燕娇看着不争气的弟弟气愤不已,但无奈只能在白老爷面前极力隐瞒此事,她指示余梅兰一定要在白老爷面前装乖巧骗他与她同房。余对林的话言听计从,她一改往日的骄横跋扈,对下人也变得谦恭礼让,令白老爷深感诧异。林和余在老爷面前都闭口不提云彩儿流产的事,香菱却故意说出挑起事端。

         第二十四集
         大太太林燕娇三番五次地劝说白老爷到二姨太余梅兰房中过夜,她的如意算盘就是要借此机会让白老爷与余梅兰同房后误认为余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心虚的余梅兰收敛本性想方设法笼络诱惑白老爷。狡滑的香菱发现了余梅兰和林燕娇的阴谋,她想方设法要揭穿余梅兰怀孕的事实,她趁林燕娇不在大院的时机,在余梅兰的药汤中放入泻药,余喝后不停的拉肚子虚弱不堪,但她却坚持自己没病死也不肯请大夫看病。白老爷请来沈大夫为余梅兰看病,诊断出余已怀有三个月的身孕,白老爷得知深受侮辱异常气愤,厉声审问余孩子的来历。云彩儿力劝白老爷再请大夫确诊。

         第二十五集
         白老爷与三姨太云彩儿商量决定趁大太太林燕娇没有起床之机,白老爷悄悄地带着余梅兰进城里请吴大夫再作诊断。吴大夫经过摸脉再次确诊余梅兰的确怀孕,白老爷请吴大夫开药帮余打掉孩子并替自己保密。回到大院后,白老爷一改过去凡事都要向大太太林燕娇汇报的习惯,没有向林燕娇吐露半点实情,这事令林燕娇感到蹊跷,但因心中有鬼也不敢多问。奸情败露,余梅兰精神彻底失常。余的奸情令白老爷蒙羞,他坚决要休掉余梅兰,并要按族规沉塘。云彩儿苦劝未果,迫不得已只好向白老爷和盘托出云端儿是余梅兰与白老爷的亲生女儿的真相,白老爷大惊。

         第二十六集
          一直梦想做姨太太的香菱全心全意想要嫁给白老爷,她再次请求大太太林燕娇在老爷面前为自己说情,老谋深算的林燕娇假意地答应了香菱,香菱信以为真,喜出望外。元妈把林燕娇偷换云端儿的全部经过告诉了白老爷,此时的白老爷这才知道林燕娇干的坏事并对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感到气愤。白老爷对林燕娇彻底失望,他对林燕娇的态度从觉悟到反抗,他愤然烧掉祖训,向全家宣布了三件事:一、元妈升做大院总管,二、把云端儿归到余梅兰名下抚养,三、自己要娶四姨太。欣喜的香菱认为白老爷要娶的四姨太一定是自己,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做白家的四姨太。

         第二十七集
         白老爷宣布选择良辰吉日迎娶张文君做四姨太,香菱这才知道自己的美梦再次破灭,失望的她把全部的怒气都发泄到张文君头上,她对张文君拳打脚踢,警告她如嫁给白老爷后下场一定会比余梅兰还要惨。胆小懦弱的张文君被香菱打得浑身是伤也不敢告诉白老爷是香菱所为,她真诚地恳求白老爷改变要娶她的心意,她不愿意做四姨太,只愿意一辈子做白老爷的使唤丫头,白老爷表示娶她为四姨太的决定不会改变。好心的元妈告诉张文君在大院要小心谨慎,有事要找她帮助,张文君心中有苦不敢说。白老爷迎娶四姨太张文君过门,张受香菱威胁不敢和白老爷圆房。

 第二十八集
        由于四姨太的拒绝,白老爷只好去书房睡觉。由嫉生恨的香菱半夜溜进张文君的新房,她以告知余梅兰有奸情的人是林望兴为借口,故意把自己给余梅兰下药的事污陷是张文君所为、以此达到威胁张文君乖乖顺从自己的目的。大太太林燕娇惊慌地感觉到白老爷对自己态度的变化,她来到城里的钱庄找林望兴商量对策,林望兴却告诉姐姐钱庄已没有银子,林听后大惊,让弟弟摸清钱庄底细。一直与林燕娇秘密会面的神秘人终于现身,原来竟然是一直在白家装哑的花工哑巴。哑巴告诉林燕娇白老爷烧掉的祖训是假的,真的祖训还在自己手中,两人暗中密谋新的计策。

        第二十九集
        没有做成姨太太的香菱对四姨太张文君充满了嫉妒的愤怒,她使出浑身解数变换各种手段欺负打骂折磨张文君,她用开水烫伤张文君的双手又逼她洗衣服,张文君苦不堪言却不敢反抗。香菱更加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她住进张的房间让张伺候她,并要张称呼她为太太,张胆战心惊只得照办。钱贵打跑了要闯入张文君房间的蒙面人,钱贵以为有贼闯入白家大院,立即将此事禀报林燕娇,林知道是哑巴所为。其实这是哑巴和林燕娇早已密谋好要让张文君怀孕的阴谋。林支开钱贵让哑巴巡夜给他制造实施阴谋的机会。哑巴半夜偷偷溜进张的房间,却没想到床上睡的是香菱。

         第三十集
         第二天早晨林燕娇来看望三姨太云彩儿,发现张文君昨夜是睡在云彩儿的房间而并没有睡在自己房里,她感觉情况不妙,试探着寻问香菱,香菱支支吾吾默认了她昨夜是睡在了张文君的房里,焦急的林燕娇只好又找哑巴商议对策。林望兴向白老爷抱怨钱庄没钱,白让林去向王胖子追款,如能追回全部钱款都归林望兴所有,林望兴欣然前往。王胖子约白老爷在茶楼见面,他告诉白老爷余梅兰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小舅子林望兴的,并以此为筹码要挟白老爷借银子给他,为保全白家颜面的白老爷只好答应了王胖子。白老爷决定以后不再插手钱庄的事,回大院告老还乡。

          第三十一集
          因香菱睡在张文君的房间时被哑吧强奸,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非常着急,跑去向大太太求助请求得到林燕娇的帮助,老奸巨滑的林燕娇暗示香菱一定要把这件事巧妙的安排在白老爷身上要白负责,此举正中香菱下怀。林燕娇从香菱那得知元妈装哑,她和哑巴商量要想法除掉元妈。余家老爷去世,云彩儿带着余梅兰、张文君一同回余家去料理丧事。林燕娇借口到庙里烧香,她要香菱把握机会找准时间与白老爷同房,香菱满心欢喜地尽力讨好白老爷。林望兴从王胖子那里要不到钱,气急败坏地找上门来与白老爷算账,两人大打出手,香菱赶忙找来人劝架。

         第三十二集
         云彩儿张文君都去了余家,白老爷心中郁闷借酒消愁,他喝得大醉后迷迷糊糊错把香菱当作云彩儿,香菱正好趁机与白老爷亲近与白上床并让白老爷和自己发生了关系。白老爷醒酒后懊悔不已。香菱借此时机要白老爷承偌、答应自己如为白家添丁就娶自己为五姨太。香菱为林燕娇收拾房间时发现了哑巴的烟斗,得知了林燕娇的奸夫是哑巴。哑巴惦记香菱,再次闯进香菱房间强奸,香受辱不明究竟,一直以为强奸自己的是钱贵,她找钱贵大吵大闹,老实厚道的钱贵感到莫名其妙。云彩儿要张文君先从余家回来照顾老爷,而白老爷却怪张不懂事把云彩儿一人留在余家。

          第三十三集
         云彩儿从余家回来时告诉白老爷余梅兰奇怪的失踪了,全家人大惊,林燕娇却暗自高兴,她认为白家大院没有了余梅兰就清静了,自己的日子也会省心很多。而余梅兰失踪的真像却是由吃喝玩乐缺钱花的林望兴使的坏招,他指使人去余家绑架云彩儿,没想到却错绑了余梅兰,林望兴只能将错就错,他威胁白老爷要是不给一百块大洋就立即撕票。疯了的余梅兰被绑架后大闹不止,绑匪一气之下误杀了余。白家收到绑票,林燕娇劝白老爷不要救人趁机除掉余梅兰这个累赘,云彩儿却苦劝白老爷救余一命。善良的白老爷还是决定出钱赎人,却没想到换回的是余的尸体。

         第三十四集
         林燕娇和哑巴决定想办法杀掉元妈以免后患。林先以大院开销入不敷出为借口辞退元妈,等元妈出了白家大院就让哑巴找机会下手杀掉她。林燕娇与元妈谈话后,元妈感到大祸临头得知自己凶多吉少,为救自己脱离危险,她故意偷窃了云彩儿房中二姨太留下的首饰。白老爷知道这个情况后借此机会大做文章,他让云彩儿彻底清查大院的每个房间,追查失窃之因。香菱从元妈房中翻出了丢失的首饰。心地善良的张文君为救元妈把事情揽在自己头上,白老爷没有相信张的说法,坚决按规矩辞退元妈,并决定亲自送元妈回老家。香菱晕倒,沈大夫诊断出香菱怀了个男孩。

         第三十五集
         老谋深算的林燕娇担心一肚子坏水的香菱做了五姨太后会踩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她给白老爷出主意先不要急着娶香菱做五姨太,等香菱生下孩子确定是儿子后再娶也不迟。一向不喜欢香菱的白老爷正中下怀听从了林的安排。他安排香菱先住进余梅兰的房间。香菱垦请林燕娇的帮助,要林指定白老爷尽早娶她当上五姨太,林却告知香是云彩儿不让白老爷娶她。香菱把张文君当使唤丫头不许她去伺候白老爷,张左右为难,她发现自己怀孕,但迫于香菱的淫威不敢声张。哑巴溜进香菱房间告她自己才是孩子的亲爹,并说出他的真实身份是绑架过白老太爷的土匪林中豹。

         第三十六集
         哑巴告诉香菱林老太爷才是绑架白老太爷的幕后真凶,林家的目的是要侵吞白家的所有财产,哑巴让香菱怀孕也是林燕娇一手策划。香菱这才明白林燕娇不但是大土匪的女儿也是个大恶人。从此,她对林燕娇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她利用与哑巴通奸的关系拉拢哑吧听从自己的吩咐。白老爷和云彩儿设计的制造假象令林燕娇相信元妈已死,他们暗中把元妈送到白家的忠实仆人李掌柜身边,而元妈正是李掌柜多年寻找失散的姐姐。香菱向林燕娇摊牌,她威胁林燕娇如果不帮助自己做成五姨太她就会说出所有的事。香菱在佛堂供佛时说出大院的秘密被张文君无意中听到。

         第三十七集
         张文君在香菱的欺辱打骂下精神负担过重晕了过去,大太太林燕娇请来沈大夫为她诊断,大夫告知四胰太张文君已有孕在身,而且是个儿子,林燕娇和白老爷得知高兴万分。恶毒的香菱害怕张危及自己,她恐吓要求张文君打掉孩子,张不知所措痛苦不堪。白老爷和三姨太云彩儿觉察出张文君有难言之隐。哑巴在林燕娇的吩咐下去寻找林望兴,经调查得知林望兴与绑匪反目被杀,林燕娇为弟弟痛心不已。哑巴偷偷潜回大院,林燕娇警告哑巴不许再和香菱暗中勾结来往,否则杀掉两人灭口。林燕娇和香菱都要四姨太张文君服从自己的指挥,张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第三十八集
         哑巴失踪十几天了,白老爷和云彩儿猜测哑巴很可能已经被林燕娇的人杀害,白家大院很可能还阴藏着林燕娇的耳目。四姨太张文君半夜发现厨房的赵妈行踪诡秘,她跟踪黑影来到老房子探究,不料他却看到了哑巴被蒙面人杀害了的尸体,她吓得大声尖叫后晕死过去。第二天早晨,云彩儿来看望张文君,却在张文君的房间发现她自杀上吊。白老爷和云彩儿都觉得张死的不明不白,非常悲伤。香菱几个月后生下男孩,不明真相的白老爷欣喜万分地认为是自己的儿子,高兴地答应尽快娶香菱做五姨太。林燕娇把祖训拿给香菱看,告诉香她要把儿子过继到自己名下抚养。

         第三十九集
         迎娶香菱过门这天,香菱当众请求白老爷休掉大太太林燕娇,扶自己为正太太。林燕娇派人把香菱拉下去,她拿出祖训告知族人儿子归自己抚养。香菱看到大势已去,一口咬定林与哑巴通奸的事实。白老爷在佛堂找到张文君留下的遗书,得知了所有的真相,杀掉哑巴的蒙面人的真实身份竟是看上去老实厚道的赵妈。白老爷痛定思痛,破除男丁才能继承家业的封建意识放弃祖屋,他带着和自己志向相同的云彩儿和两个女儿离开了白家大院,开始了新的生活。林燕娇机关算尽,仍是水中捞月,她吞噬白家祖业的阴谋没能得逞,最终落得人财两空,孤家寡人的悲惨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